欢迎光临天津解决合同纠纷案网站

天津纠纷解决买卖合同律师

滨海新区买卖合同纠纷起诉书

委托理财纠纷中的相关法律问题

作者:jcmp      发布时间:2021-07-17      浏览量:0
一、关于银行代客理财的相关合同纠纷银行具

一、关于银行代客理财的相关合同纠纷

银行具有成熟且最为广泛的金融销售渠道,也是其他金融机构与银行紧密保持合作的原因之一。“目前市场上银行销售的理财产品中,既有银行自行设计发行的理财产品,也有非银行金融机构设计发行的理财产品,后者银行并非相关合同的当事人”。并且,市场分工的客观情况,银行代为销售理财产品极为常见,从法律角度,银行与客户之间为金融服务法律关系,又依银保监会关于理财顾问服务的定义,即含商业银行向客户提供财务分析与规划、投资建议、个人投资产品推介等专业化服务。则银行代为销售理财产品不单是向客户销售理财产品这么简单,银行还需履行合同推介义务,即所谓的“适当性”原则。如前述,依受托人性质,有分为金融机构委托理财,对此有较为细致的行业法律规定及行业规范予以调整,行业规范的调整在司法实践中频出效力性强制规定和管理性强制规定之争,会涉及到理财合同的有效无效的问题。针对本段主要提及的2点问题,以下判例予以说明。

1、东亚银行与周宏义间的委托理财合同纠纷,该案判决在当时作出较好的指引,法院认为,“因代客境外理财引发的委托理财合同是否可撤销或者无效,银行彰显产品优势的宣传不能一概将其认定为无效,而应当从监管规则是效力性强制规定和管理性强制规定的角度进行认定”。[(2009)浦民二(商)初字第3359号]

2、中国银行与胡象斌间的委托理财合同纠纷,主要即在于银行是否切实履行合同推介义务,法院认为,“银行向客户推介理财产品,系为客户提供金融服务,应履行金融服务法律关系中的相关义务,如银行未履行合理推介义务的,应承担与其过错相对应的侵权责任”。有观点认为不限于在客户委托理财之前,对客户进行风险测试及风险提示等,在理财产品存续期间,也应当跟踪和了解原有客户评估状况的变化,并及时据此修正自己的经营行为。[(2015)沪一中民六(商)终字第198号]

以上判例是发生财产损失后,法院就已有的损失作出的一种责任分担的安排。明确责任自然重要,但从客户而言,量力而行选择适当的理财产品,以及了解清楚相关规则规定是理财之前需要积极为之的行为,从银行角度,进一步规范流程、管理(如中国银行在本案中就存在倒签风险告知等相关推介文件)以及设计合法合规的格式条款(东亚银行的合同即存在违反管理性强制规定的情况)也极为重要。

二、民间委托理财合同约定保底条款的效力

此点在司法实践中存在较大争议,从各地的判决来看,有此类意见:1、保底条款无效;2、保底条款有效;3、保底条款有效,名为理财合同,实为民间借贷合同关系。(“保底条款”内容的约定也极为丰富,是司法实践中认定其有效无效的因素之一,但本文中不展开论述,仅做通识理解。)。

保底条款无效的理由可以大致归纳为,“保底条款的约定违背了民法的公平原则以及委托关系中责任承担的规则,亦违背了基本的经济规律和资本市场规则,应属无效约定”。亦有补充意见,“因保底条款系金融类委托理财合同的目的条款和核心条款,不能成为相对独立的合同无效部分,故保底条款无效应导致委托理财合同整体无效”。该补充意见明显受到最高法院(2006)民二终字第90号判决影响,基本为原意承继,但前及最高院的判决所涉主体一方为证券公司(严格来说,属于金融机构委托理财),且有相应的时代背景。

保底条款有效的理由大致可归纳为,“保底条款系当事人在彼此之间设定权利、义务,该约定并未损害国家、集体及其他第三人的利益。亦系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且未违反法律的强制性规定”。至于虽认定保底条款有效,但亦否定理财合同关系,存在2个原因,1即从合同内容、实际履行情形,加之保本付息之约定更为符合民间借贷之特征,亦对双方权利义务有较为公平故,2不排除至于理财或为借贷有模凌两可,认定理财对于保底约定未能充分阐述理由,便于审判故,做妥善安排。

通过已阅读的诸多不同地区相似或相异之认定,整体上,法院还是将会依据具体履行实际、习惯、以及责任分担是否公允等角度进行综合判断后予以认定,否则即留存争议的空间。如前文部分法院关于“保底条款无效的理由”的阐述,存在理由不足、不清的情形,未能达到定纷止争的目的。

在此基础上,还需要进一步探讨一个问题,即一旦保底条款约定无效后,合同整体是否有效?如前文所述,最高法院(2006)民二终字第90号判决即认定合同整体无效,理由是保底条款属于委托理财合同的目的条款或核心条款。虽然最高院是针对金融机构委托理财合同审理中的意见,加之该案本身背景有其特殊性和复杂性,有时为寻求个案公平所作出的不具有普适性的认定。但在民间委托理财合同中,司法实践也未统一,如(2014)岱商初字第815号即认为保底条款无效,不影响合同其他条款的效力,而(2012)虹民五(商)初字第220号直接否定了合同整体的效力。通过已约读的相关案件来看,法院对于合同整体有效或无效的根本原因出自于实质公平的角度,即如合同其他条款能够分配好原被告的权益,会倾向认定有效(如815号案),反之亦然,法院则会更具实际履行的情况进行责任的分配(如220号案)。

最后提醒,相关金融机构的从业者(如证券、期货从业人员)一般禁止从事委托理财行为,其行为大致被认定为无效,新证券法亦添多种禁止性规定,对于委托人而言需多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