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天津解决合同纠纷案网站

天津纠纷解决买卖合同律师

滨海新区买卖合同纠纷起诉书

品今维权——能否向业务员个人追偿?

作者:jcmp      发布时间:2021-05-24      浏览量:0
案例一: 河北省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

案例一: 河北省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2019)冀02民终1475号二审判决,李洪学与吴慧荣委托理财合同纠纷。

裁判要旨: 一审法院认为,原被告双方签订的《共同理财协议书》,原被告双方虽同为“放款客户”, 但该协议中约定原告所借闫国瑞的款项,包括签署借贷合同、办理抵押手续、代为收取本金利息、孳息及合同履行完毕后的撤押手续原告均委托被告办理,故原被告在共同理财过程中另成立委托合同关系 ,原告按约定将50000元款项交给被告,被告应按约定与闫国瑞签订借款合同、办理抵押手续等事项。未按约定办理的,应承担违约责任。庭审中,被告主张其本人是迁安市汇安投资咨询有限公司的职工,其与原告签订的共同理财协议及收取款项的行为系 职务行为 ,包括个人的银行卡也是按公司的规定由公司保管使用,至于原告的款项是否出借给闫国瑞均由公司统一安排,自己不清楚,原告主张对上述情况不知情,被告对其主张未提供充分证据予以证实,故被告的抗辩不能成立。 二审法院予以维持。

案例二: 河北省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2019)冀06民终7400号判决书,谷海宁、徐娜民间借贷纠纷二审。

裁判要旨: 一审法院认为,原告谷文鹏和被告徐娜签订的共同理财协议,该份协议中约定了借款的金额、月利率,借款期限,每期付息金额和付息方式,原告谷文鹏将出借金额转入徐娜银行账号中。协议中的陈雄, 既未在协议中签字,被告徐娜亦未向原告谷文鹏披露陈雄的基本情况,且被告徐娜未提交将收到原告谷文鹏的50万元款项已经出借给陈雄的相关证据,出借款项的利息亦是由被告徐娜给付原告谷文鹏 。故综合上述事实和证据,原告谷文鹏和被告徐娜签订的协议,名为共同理财协议,实为借款协议,被告徐娜应承担偿还借款的法律责任;二审法院予以维持。

案例三: 河北省保定市莲池区人民法院(2019)冀0606民初5246号判决,苏晓英与徐晔民间借贷纠纷一审。

裁判要旨: 本院认为,结合原告提供的证据以及本院查明的事实,本案中原告苏晓英与被告徐晔签订的共同理财协议书,实际理财内容约定不明确,协议书所指向的借款人魏立身份不明确,且没有魏立的追认或该理财协议已经实际履行的证明。另外,结合理该理财协议签订过程以及能够查明的款项流向,该理财协议书所涉及的内容名为理财实为借贷。原告苏晓英将50万元款项转账给被告徐晔,被告徐晔未否认收到50万元款项的事实, 但未举证证明被告徐晔按照理财协议书的约定与借款人魏立签署借款合同,也未提供任何证据进一步证明该50万元款项的去向, 因此原告苏晓英主张 被告徐晔为实际用款人, 并主张由被告徐晔偿还欠款50万元并承担相应利息的请求,理由正当,于法有据,本院予以支持。原告苏晓英主张被告徐晔自起诉之日2019年9月25日起至还清欠款之日止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支付利息的请求,本院予以支持。

律师观点: 从以上几个判决不难发现,某些“共同理财合同”实际被界定为民间借贷合同,所谓的共同理财人也可能需要承担责任。若发生资金风险,维权需从以下几个因素判断:

1. 理财合同是否约定本金、利息、期限。

2. 出借本金和利息流向,能否确定实际用款人。

3. 协议中是否对共同理财人的义务有约定,是否存在违约情况。

4. 名义上的借款人是否在共同理财合同上签字盖章。

5. 出借人是否知悉资金去向。

6. 名义借款人是否确认资金去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