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天津解决合同纠纷案网站

天津纠纷解决买卖合同律师

滨海新区买卖合同纠纷起诉书

委托理财,你签署的保底条款到底保不保底?

作者:jcmp      发布时间:2021-05-14      浏览量:0
近年来,关于委托理财的投资纠纷呈现爆发式

近年来,关于委托理财的投资纠纷呈现爆发式增长,其中许多案件涉及的委托理财协议含有保底条款,当投资亏损即无法实现委托理财资产保值增值目的时,委托人要求受托人偿还本金及收益,但因保底条款的约定不同即收益期待的差异,合同性质认定存在较大差异,同时,各级法院对于保底条款的效力问题亦认知不一,因此对于案件的处理结果截然不同。下面三个案例,让我们看到,看来签署了保底条款也不一定能够保证收益,有时候,甚至连本金都不一定能够保障:

案例一:法院认为委托理财协议名为委托理财实为借贷,被告向原告返还本金。

【案情】原被告签订《委托理财协议书》一份,双方约定:原告将100万元存入被告在该公司营业部开立的账户、委托被告代为理财;被告在该资金账号存入人民币或价值人民币100万元的股票作为担保金;被告承诺年投资收益率为9%;投资期限从2003年2月27日至2004年2月26日,协议到期后款项未归还。

案例二:法院认为民间委托理财合同约定保底收益条款的,应尊重当事人意思自治,除有法律禁止性规定外,认定有效。

【案情】原被告签订一份《投资代理合同》,约定原告自愿将10万美元委托被告(某投资公司)投资理财,协助原告开户入金,原告不能自行操作账户,被告保障原告资金安全,确保年盈利15%,收益超过部分均分,若未达到则补足,账户亏损30%即停止操作,七天内补足本金,逾期不补足视为违约。后资金全部亏损,遂向法院起诉要求被告立即补足账户本金并赔偿利息损失。

案例三:法院认为保证本息最低回报的保底条款无效,原告盲目相信被告,承担30%过错责任。

【案情】原被告签订的讼争《合作投资协议》存在保证本息固定最低回报的条款,保底条款将风险全部转嫁给受托人,违反了民法的基本原理和公平原则。

争议焦点归纳:当委托理财合同约定有保底条款时合同的性质认定、保底条款效力、整体合同效力以及委托资产本金损失时的处理问题存在较大争议。

笔者作了一些梳理,分享给大家,供投资者参考:

“保底条款”的定义

“理财”指的是对财务进行管理,以实现财产的保值、增值目的,“保底条款”是指具有刚性兑付的保本约定,形式上表现为代客理财的投资协议,如“受托资产管理合同”、“委托投资协议”、“咨询服务协议”、“资金委托代持协议书”、“某投资1号基金合同”等等,含有保证本金、收益或利息回报条款或承诺。

由于保底条款的存在,委托理财关系中的委托方与受托方二者之间的权利义务出现了一定的不平衡发展现象,具体表现为委托人与受托人在委托理财合同中约定,委托人将货币资金或其他资产交由受托人进行管理与投资,双方通过协议或者由受托方承诺无论盈亏受托人均向委托人确保资金本金安全,有些还期待所得回报能补偿资金被占用的时间、预期的通货膨胀以及期望更多的不确定的未来收益。

基于“收益期待”的保底分类

因为保底条款的不同类型对于委托理财的认定存在较大影响,有必要根据前述案例以及司法实践,将保底条款进行分类讨论:

一是本息固定条款: 无论盈亏,均承诺委托人获得原出资额的固定本金及利息,超额的投资收益归受托人所有,如案例一中委托人纯粹追求固定本息回报,对约定的收益之外没有分成的要求。

二是最低本息条款: 无论盈亏,受托人除承诺资产本金不受损外,还需支付委托人一定比例固定收益,超出部分收益,双方按比例分成;如案例二、案例三实际上是本息固定+超额回报分成条款。

三是本金不受损条款: 无论盈亏,受托人均保证委托人的本金不受损失;收益部分双方按照一定的比例分成,实际上是本金不受损+收益分成条款。

司法实践中关于 “保底条款”效力认定

(1)在保底条款为本息固定型时,合同往往被认定为名为理财实为借贷,一般均认为保底条款有效且支持本息诉请(例:最高人民法院(2009)民二终字第83号)。但涉及非法集资的情况除外,主要是因为融资方非法集资的活动扰乱了市场的经营秩序而被认定为无效。

①有效说: 一是认为“秉持着意思自治的原则,保底条款是双方意思达成一致后进行的行为,且不存在合同无效情形”;二是认为双方之间的委托理财关系中,双方系基于平等地位进行缔约,亦无违背公平原则之情形;三是认为“保底条款”系双方当事人对正常商业风险投资承担的约定,该约定符合商业价值判断及权利义务的均衡,受托方没有资金投入而能获取高额回报等情形下,保底条款彰显了权、责、利的一致性,并未导致当事人之间权利义务的严重失衡,四是涉及民间委托理财时,一方面因受托人并非金融机构,《证券法》等金融法律法规对保底条款的规定并不适用于该行为,通常并不涉及第三人的利益,也不会影响正常的金融秩序,不会导致社会公共利益受损。

②无效说: 一是认为保底协议是一种投资风险规避机制,而“买者自负”是资产管理中的基本原则之一,一方的绝对收益其实也就意味着另一方的绝对损失,保底条款存在本身就违背了公平原则,因此无效。二是认为因损害社会公共利益无效;三是认为因违反法律、行政法规强制性规定无效;四是因不具备相关经营资质无效,如个人或机构不具备相关理财业务资质而被认定为合同无效。

(3)保底条款为保障本金条款时,合同往往被认为为委托理财,对保底条款效力存在较大差异:

①有效说: 认为是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没有违反法律的强制性规定,如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7)闽02民终3360号《民事判决书》、辽宁省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8)辽02民终8622号及最高人民法院作出的(2018)最高法申4114号《民事裁定书》均认定“自然人之间达成的民间委托理财合同中约定的保证本金不受损失的条款系合法有效的。

②无效说: 保证本金不受损失或部分不受损失的保底条款,委托投资风险应由委托人自行承担,保底条款的做法违背市场经济基本规律,有违公平原则,应属无效。

司法实践关于合同整体效力的认定

在认定保底条款无效后,需要进一步研究合同的效力问题,法院往往从缔约目的的角度审查合同效力问题,主流的观点认为“因保底条款系双方委托理财合同的目的条款和核心条款,而判定委托理财合同整体无效”。

合同被认定为无效后责任承担问题

首先,委托理财实际损失不包括可得利益损失,并按照合同约定执行期限进行结算并确定资产盈亏额。最高院观点认为当委托理财订有保底条款而被认定无效时,受托方应该承担相应的责任,返还因与该活动有关的利益以及本金给委托人,并支付人行同期定期存款利息。

其次,在委托理财因保底条款无效场合,部分案件由受托人承担较大的过错和责任,以选取的2016年判例为样本,在因保底条款无效的23个案例中,其中9件判决亏损由受托人全部承担,其余根据过错程度对亏损作出分担,且主要由受托人承担较重的部分,委托人仅承担部分利息或收益损失。笔者以为对受托人苛以较重责任,原因在于一是从受托资质的角度来看,本应由无资质的受托人就严禁从事受托理财事项承担较大的过错责任;二是受托人若无保底条款“零风险”引诱的主观故意,委托人通常也不会将资产交给受托人理财,特别是目前判例中存在大量自然人成为受托人的情形,所以受托人承担较大的民事责任也在情理中;三是理财资金往往由受托人独立操作运营、及时预见投资风险、及时采取止损措施亦是“卖者有责”方兑现对委托方的法律承诺;四是若受托人本就无意愿或无能力在触发业务风险时承担补偿义务即履行保底承诺,本身就存在“弄虚做假”未充分履行风险告知义务。

再次,当存在收益时,因合同无效受托人应当返还或赔偿金额可由收益先予冲抵,以双方约定的盈利分成为基础,综合在投资过程中双方起的作用大小酌定。

意见和建议

但是,仍有许多案例在认定合同无效后,要求投资者承担一定的过错责任,即并不能保障本金。

因此,笔者基于投资者保护的视角,建议各位投资者至少应事先做好以下准备:

一是,为避免被认定无效的风险,在对投资预期收益区间较为明确且不高于年化15.4%时,基于保护效果选择固定本息的保底条款优于最低收益的保底条款;

二是,以受托人信用风险角度完成尽调的基础上判断是否进行委托;

三是,为避免承担较重的过错责任,应在条款设置及投资过程中注意权利义务配置;

四是,设置最为有利的争议解决条款。